首页 > 行业新闻 > 正文

汽车世界“科技”如何改变“规则”
2017-03-09 09:15:16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0 点击:

在2016日内瓦车展上,泰克鲁斯·腾风携两款具有颠覆意义的超级跑车——GT96和AT96亮相。这两款车应用了创新的航空动力增程式电动超跑技术

在2016日内瓦车展上,泰克鲁斯·腾风携两款“具有颠覆意义”的超级跑车——GT96和AT96亮相。这两款车应用了创新的航空动力增程式电动超跑技术,最大续航里程超过2000km。其性能也达到超级跑车水准,最大功率高达768kW,在2.5秒内完成百公里加速,极速达到305km/h。

日内瓦车展执行主席安德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认为,中国这款跑车所用的航空动力增程技术可能“代表着未来的方向”。

然而,令人惊讶的是,这套技术的发明人靳普是一个不满25岁的“90后”。这个16岁入读清华大学、早早参加工作的年轻人,目前是航天体系内最年轻的高级特聘专家,而腾风一系列神秘的军工背景也与其曾经多项研发技术有着或多或少的联系。

事实上,腾风的电动汽车本质与传统的四驱车不同,按照靳普的说法,它解决了纯电动汽车目前存在的充电不便、续航里程短、“里程焦虑”等问题。目前该款汽车已经在英国银石赛道完成测试、在欧洲落地并获得了生产资质。

面对传统汽车加速转型,新兴电动车持续震荡的局面,腾风将如何打破既有格局,在残酷的商业世界里取得突破?《中国经营报》记者对至玥腾风科技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技术总监,泰克鲁斯·腾风汽车研发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靳普进行了独家专访。

汽车工业是唯一一个 能替代房地产成为国家支柱性产业的行业

《中国经营报》: 腾风的技术来源是来自航空航天吗?

靳普:燃气轮机最早应用在巡逻机上,这类技术都是掌握在央企和军工单位手中。腾风的发动机部分是与航天系统合作获得的,这个不能否认。后来我们在它的基础上进行了完善和再开发,现在互相之间是合作关系。

《中国经营报》:既然你善于搞理论和研发,为何不专注于搞科研创新,而一定要自己“跳”出来成立公司搞实践?

靳普:我本科就读于清华大学化学系,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我读完了将近60门的理工科课程。因此我很难讲清自己的专业出身。我不是某一个行业里有专长性质的人才。你说的这种人才其实很多,但我还有另外的技能就是把这些行业精英组织起来,合力去做一些他们无法自己去做的事情。我不光是技术方面的专家,我还是方法论方面的研究者。因此,我们现在的团队成员也是各种各样,比如有来自航天发动机专业、火箭专业、生产质量管理、汽车设计底盘工程、信息化、自动化、机电等人才。现在团队将近100人。

搞创新是有风险的,成立这个公司的目的,就是把我发明的很多技术,从理论到实践进行转化。公司一开始成立的时候确实只是给合作伙伴提供解决方案,但用户虽然认可却很少能落地,逼得我不得不自己搞实务。从学术原理研发,到核心零部件研发,到发动机研发,到动力系统研发,到整车研发,最后到后市场,整条产业链我已经走完。

《中国经营报》:你自己本身的学术背景与汽车研发是否有关?为什么选择落脚在汽车行业?

靳普:我算是一个比较心系天下的人,我从小没有为钱发过愁,平时也是个不花钱的人。因此,这辈子我也不会去琢磨如何为钱而奋斗。所以从我的视角来讲,我更关注如何去创造价值。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增长得快,有一部分原因是房地产发展用力过猛。房地产虽然是国家支柱性产业,但它足以把一个国家毁掉。汽车工业是唯一一个能替代房地产成为国家支柱性产业的行业——因为它有108条产业链,涉及将近100门学科并且对协同性要求非常高,只有发达国家才有足够的技术、生产能力去支撑。中国走市场化道路以来,汽车工业走了“以市场换技术”的路线,但在核心技术层面目前几乎没有收获。中国要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就需要有带领社会技术创新的支柱性产业把经济撑起来。中国现在除了有高铁、核电,第三张名片还没出来。

腾风的核心技术,我在很早的时候就想出来了。7年前我刚回国,有机会与航天系统的专家聊天,我说把一种航空动力技术应用在电动汽车上,可以让车跑接近2000公里,大家都觉得是笑话。那时候一辆车跑400、500公里是非常了不得的,一下延伸四五倍的续航里程,简直难以想象。同时一说是电动车,大家马上说,车怎么可能拿电去跑,都以为老年低速电动车才叫电动车,同时当时的电池能量密度也低,电池负重高。虽然这件事暂时被放下了,但我知道将来有电动车这一轮革命,所以我一直下定决心要在汽车产业的这一轮革命中做一些努力。

打造一个未来的汽车业苹果

《中国经营报》:为什么会有开发增程式电动车这一构想?

靳普:事实上,研发航空动力增程式电动车的最初想法,起源于车内驱动机与热机专业化分工的热力学技术思想。特斯拉的面世更加证明了电机(专业驱动机)驱动的许多优势及其可行性。我们不跟风投入研发纯电动车的原因,更多的是考虑到产业化布局中的许多无法解决的问题,比如电网的布局和建设等。前一阵我和家人打算买辆电动车,想要研究研究。都选好了,回去跟小区物业沟通后被否。为什么?因为整个小区的功率用电里没有这种需求,当年在建设的时候,连220伏照明用电都没装,这也就意味着,一根3000瓦的充电桩要充十几个小时才能充满,除非你自己装个变压器,重新接电路。万一这东西着火了,把整个楼都烧了,谁来赔付?虽然极个别小区可以满足这个条件让你装,但是他的容量极其有限,一两辆车可以勉强充电,如果整个地库都是纯电动车的话,整栋楼会频繁跳闸。其实不单是充电难的困扰,纯电动车的运行是一个系统科学的问题。电动车是个巨大的用电设备,其动辄60千瓦~80千瓦时每台的能量需求使得其对局部电网的功率负荷与能量负荷都总处于比较饱和的状态。建设一个可满足全社会电动车供电需求并安全高效的电网系统,恐怕远比许多人想象的要复杂,甚至显得有些不可期。而且,纯电动并不环保也不高效等真实特性被许多业内高手揭露后,增程式电动车这一构想便应运而生。

《中国经营报》:你对自己的企业未来产业链延伸如何做到协同效应这个问题如何考虑?

靳普:目前我们已经突破了所有的核心零部件技术,同时我们的合作单位也都足够有品。现在供应链体系是个闭环,我们就像是苹果手机一样,不会让人随便更改程序,我的供应商要么就是自己的子公司,要么就是收购的子公司,要么就是参股的子公司,要么就是央企,所以我们的品控和质量管理体系与国际一流的品牌如法拉利、布加迪对标。因此我的车不像很多国产车那么便宜。对于集团层面来讲,我可以把这种技术用来做更大的发动机,因为轴承是四大元器件之一,一个轴承的创新就足够颠覆很多技术,如果摆平了轴承就意味着在工业里面,但凡能旋转的机械都将迎来革命。所以我从来不担心自己没有有意思的课题去做。

《中国经营报》:你觉得自己在打造一个未来的汽车业苹果?

靳普:是这样的。我的动力技术秒杀了所有传统乘用车。很多人都把目光放在最大续航里程超过2000km。这个其实是我最不想宣传的一点。功重比(功率和重量的比重)高才是最根本的价值。事实上,一辆车的油耗如何,从来没有影响过人类社会发展的进程,而真正人类文明的进化史其实是人类动力机械功重比提高的再现。从最早人类像猴子一样在树林里跳来跳去,到后来开始会骑马、蒸汽机、内燃机,到如今的电机。电机用的功率密度很高,但无奈被电池“拽”低了,现在还比不过传统的汽油机。因此腾风的车与世界顶级跑车做对比会发现,这些跑车的功重比都卡在0.51~0.53,我们的数据是0.75。功重比的放大才能带来超能加速,超强操纵,以及整车的安全性,所有的东西归结起来就是,我有很大的马力,但是我很轻。所以为什么所有的车厂天天都在嚷嚷轻量化。

贵族精神就是你去挑战别人不敢做的事

《中国经营报》:现在腾风虽然才发展一年多,就有了一个完整的闭环链条,在未来有什么样的计划?

靳普:目前阶段是要公布量产计划。2017年3月7日的日内瓦车展将公布我们的量产车型。2018年计划推轿车,同时我们也在开发SUV车型,大概年产计划是7万到10万台之间。现在正在选址,开拓工作大概两年左右,道路认证花1年时间,因此估计3~5年的时间内,大家就可以来买我们的量产车。

一旦能够批量化生产,发动机的成本会与传统活塞发动机相当。虽然腾风汽车的定位是有航空技术血统的高档汽车,但是,售价上被千家万户接受也是计划中的。

《中国经营报》:国内的生产资质这个门槛是怎么考虑的?

靳普:资质这个问题,说实话,对于互联网造车的企业来说会比较担忧,但是对我们来说,目前还没有太犯愁过。当你已经要颠覆全球的动力系统,当你要改变整个社会面貌的时候,如果还担心没有生产资质的话,这是不可能的。我们在欧洲已经有生产基地,实在不行就当进口车进口到中国,但老百姓要交税,所以如果这件事做得好,政府会看到。发牌照难,是对于那些完全没有汽车工业基础的人来讲。我们是个工业企业,不是互联网企业,也不是什么科研机构,因此生产资质对我们来讲并不难。

《中国经营报》:现在的车已经有个人客户定制了吗,售价是多少?

靳普:已经卖了几辆了,我们的高端超跑对标车型是布加迪,卖几千万吧。日内瓦车展之后陆续有中国、欧洲、中东的客户来定制。我的第一辆车卖给了国内一个很年轻的富一代。这种车主想收集跟他们一样的贵族精神。目前造的车其实并没有盈利,我只是想把人类意识之中最美好、最精的感情倾注于我们的产品之中。其实,贵族精神就是你去挑战别人不敢做的事,把社会责任扛在肩上。人类实现飞行的梦想已经有很长历史,但是航空工业还是很多人触手不可及的高端科技。为什么很多汽车品牌都想把自己跟航空工业去攀一点关系,就是为了宣传自己是贵族品牌。对我来说,我的技术来源本身就是航天技术。这部车的发动机轴承技术是航天技术,但是燃气轮机作为发动机里的核心零部件本身是航空动力技术。

《中国经营报》:汽车这块业务,未来有没有考虑找合作者?

靳普:现在找来的潜在合作者很多,2016年日内瓦车展之后,有外国知名车厂就来找过我,在未来量产的时候我也许会考虑。虽然我的技术很领先,但是我不可能像奔驰那样,一夜之间变出很多4S店。为了换取市场渠道和后勤保障,也许会找人合作。现在国内有很多主机厂希望同我们合作,因为汽车毕竟只是我们集团业务的一个板块,我们不可能把所有精力都铺在这上面。因此,我们不排除和社会上有资源、有渠道的企业专门合作某领域的项目。

深度 “用科技改变规则”的企业需要市场保护

按照当今主流舆论的说法,传统汽车将在未来的几十年内退出历史舞台。事实上,德国已经宣布将在2030年起禁止传统内燃机汽车上路。

不过,现实世界似乎并未给出完美替代传统汽车动力的解决方案。在当今的汽车行业里,传统汽车厂商还为活塞发动机热效率底、污染严重问题发愁,纯电动车厂商仍然在讨论如何解决充电不便、“里程焦虑”等问题。而大量汽油机增程车的失败也面临着“刚出生就陨落”的挑战,如Fisker等。泰克鲁斯·腾风就这样带着新的“规则”出现在世人面前。

泰克鲁斯·腾风的理论创新在于,运用航天技术把涡轮轴发动机和电动汽车结合起来,同时将悬浮轴承量产化,这种动力模式的技术逻辑是可将燃气轮机作为动力源并可达到规模化量产。当中国的网民还在调侃泰克鲁斯·腾风略带“山寨”属性的名字时,某些知名的外国汽车生产厂家已经闻风而来;更有甚者,打着投资者的旗号做起了商业间谍的生意。

因此,对于泰克鲁斯·腾风来说,如何适当保护自己和有效证明自己成为了当务之急。事实上,虽然混动车和纯电动车似乎已经抢占了未来下一阶段的汽车市场,但腾风一出场就开始宣传的这种“非主流”技术路线和先进隐秘的航无技术,却面临着市场接受度不高、研发成本高昂等一系列难题。尽管不愿意和互联网造车相提并论,但横空出世的腾风或许会面临和互联网造车相似的困难——传统的汽车制造行业是一个相对闭合的生态圈,相当重视渠道和资历。泰克鲁斯·腾风目前需要做的是瞄准方向,快速成长。希望创始人靳普所说的“新兴动力方式的革命性改变可以为人类社会带来新的生产力和精神面貌”,能够梦想成真。

本版文章均由本报记者崔小粟采写

老板秘籍

1我不是某一个行业里有专长性质的人才

我还有另外的技能就是把这些行业精英组织起来,合力去做一些他们无法自己去做的事情。我不光是技术方面的专家,我还是方法论方面的研究者。因此,我们现在的团队成员也是各种各样,比如有来自航天发动机专业、火箭专业、生产质量管理、汽车设计底盘工程、信息化、自动化、机电等人才,现在团队将近100人。

2打造一个未来的汽车业苹果

腾风的车与世界顶级跑车做对比会发现,这些跑车的功重比都卡在0.51~0.53,我们的数据是0.75。功重比的放大才能带来超能加速,超强操纵,以及整车的安全性,所有的东西归结起来就是,我有很大的马力,但是我很轻。

靳普简介

靳普,1992年11月出生。在16岁时,因破解一道难题而使得他特殊的数学高阶几何求解能力被重视,从而被国家有关部门请回国内,并在清华大学深造。在其后的几年里,靳普参与多项重大科技攻关,获誉航天体系内最年轻特聘高级专家。曾发明研制多种高端装备技术。是某型“纤维增韧装甲体系”“膛口装置”“非致命性动能打击武器”“警用驱离装备”等多项国防发明专利人。并是数十项全球PCT重大专利发明人。靳普于2011年创办至玥腾风科技投资集团有限公司,2015年设立泰克鲁斯·腾风汽车研发有限公司,并兼任董事长、技术总监。是航空动力增程式电动车和高速燃气轮机用非接触式气磁轴承等技术的发明人。

乔巴摩托车网微信公众号
关注微信公众号

相关热词搜索:汽车工业 支柱 靳普

上一篇:2016年摩托车销量排行榜 大长江稳居第一
下一篇:“坚持科技创新”大阳创立25周年初心不改!

分享到: 收藏